首页 > 文化 > 星岛诗苑 > 正文

每次,我总是打消了念头

核心提示: 每次 落日尚未伤逝 我总是打消了念头 仿佛“燚”遇到了“㵘” 瞬间,宁静如峰 像黄昏的莲 赑屃也在夕阳下静默 做一个爽恺的你 随后:做他们认为你该做的 一只鹩哥 怪叫着飞走,急于去发抖音 博取鹦鹉的点赞 梦中,返乡无法阻止 成顷的椰子树向檀变异 风摘走了每一个椰子 沙滩上 回荡着密谋者的喋嗫 你醒了,却什么也听不见 琴键般起伏的涛早就停止合奏 坡鹿和玳瑁 像付不起房租的客 醉汉和沉着脸炒菜的女房东 嚷一下,仅仅嚷一下,徒劳地 赓续彼此的呼吸

微信图片_20210610165648

 

每次,我总是打消了念头

 

每次

落日尚未伤逝

我总是打消了念头

仿佛“燚”遇到了“㵘”

瞬间,宁静如峰

像黄昏的莲

 

赑屃也在夕阳下静默

做一个爽恺的你

随后:做他们认为你该做的

一只鹩哥

怪叫着飞走,急于去发抖音

博取鹦鹉的点赞

 

梦中,返乡无法阻止

成顷的椰子树向檀变异

风摘走了每一个椰子

沙滩上

回荡着密谋者的喋嗫

你醒了,却什么也听不见

 

琴键般起伏的涛早就停止合奏

坡鹿和玳瑁

像付不起房租的客

醉汉和沉着脸炒菜的女房东

嚷一下,仅仅嚷一下,徒劳地

赓续彼此的呼吸


(摄影、诗:吴再)